除了不能打电话,现在的电话亭什么都能做

产品 Jul 05, 2020

我们已经很难会想起「公用电话」的存在了,在多数人看来,这是属于回忆里的片段,人手一台手机的当下,那些隐藏在街头巷角的电话亭们,也大多处于荒废状态。

毫不起眼,落满尘埃。

前几天,沈阳联通发布了一则「全面停止公用电话类服务」通知,被不少媒体误读成是全国公用电话退市的信号。

但随后中国联通辟谣,称这只是以偏概全的说法,并表示「绝不可能一刀切」,叫停全国所有的公用电话。

▲ 图片来自:Wallpaper Cave

然而,新闻本身却唤起了不少人对公用电话的回忆。

拿起听筒,塞进硬币或是插一张 IC 卡,默念烂熟于心的号码,揿下电话机上的金属按键,在嘟嘟声中或焦虑或从容的等待,似乎比现在从手机通讯录里随手一拨更有仪式感。

在那个通讯尚不十分发达的时代,公用电话是异地沟通的重要媒介。我还记得在初、高中的时候,学校不允许大家私自带手机,但校园角落里会配备公用电话,父母也会塞给子女一张 IC 通话卡以备不时之需。

▲ 对异地恋情侣来说,当年都是靠公用电话来保持联络的。

但是否真的是为了那个「不时之需」却是因人而异。毕竟每到晚自修时间,即使操场上空无一人,电话亭里总能看到影影绰绰的人影,一待就是半个小时。

可是,从手机时代才开始接触通信工具的千禧一代,连固定电话都不怎么用,更别说去认识公用电话了,自然也很难理解,为什么在大街、车站等人流密集的地方,依旧能看到一排排罩子已经发黄的电话亭。

要是早几年,出门在外碰上手机没电了,可能还会有打公话的需求,但如今,随处可见的共享充电宝临时救急显然更便利。

而我们,也大多失去了背下一长串号码的能力,似乎根本不再有公用电话的用武之地。

时间一长,公用电话也逐渐被人遗忘,用户不关心,维护者也不上心,年久失修导致大量电话机处于故障状况,反倒是「牛皮癣」小广告找到了免费的宣传位。

一些封闭式电话亭更是成为了流浪人士「解手」的地方,气味冲天,着实尴尬。

当然,这种情况不止在中国出现,国外许多城市的公用电话亭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

▲ 英国被送往垃圾场的电话亭。图片来自:NYT

在英国,经典的红色电话亭一直都和双层巴士、大本钟等被视作当地的视觉象征,但随着手机的兴起,这些电话亭也在逐渐消失。

它们有的被送往垃圾废弃场,被拆解到只剩下一个金属架;有的则变成了街头涂鸦的「画板」,可以说情况也并不乐观。

一直风吹日晒下去也不是办法,就算公用电话没人用,但电话亭空间本身是存在的,就看如何去挖掘出它们的新价值。

很多人就开始利用这不足 1 平方米的地方,打造出令人意想之外的东西。

▲ 上海的电话亭改造成「悦读亭」、「漂流亭」。图片来自:SE26.life

有人将电话亭变成一个社区图书馆,人们可以自由借阅里面的图书;有人则改造成小型博物馆或者画廊,用来展示小众艺术家。

还有一些医疗机构会将心脏除颤器放在亭内,方便偏远地区的人们在等待救护车到来前就近应急使用。

这些都是比较常见的用法,但也有一些不怎么常见的。

▲ 图片来自:20minutes

在 2012 年伦敦橄榄球赛中,因为更衣室离赛场太远,一些啦啦队队员索性就在电话亭里解决了。

▲ 图片来自:mylifestylemax

还有改造成自家卫生间的,满足了在电话亭里上厕所的美好愿望。

▲ 电话亭小店和快闪店很类似,不用支付昂贵的租金,就能做点小本生意。图片来自:Bloomberg

除此之外,在电话亭里开个小店也是个不错的点子。比如说街头咖啡厅,看似空间逼仄,但也不失为一个邻里间小憩的去处,对经营者来说也无需承担过高的铺租费用。

▲ 小型手机维修站。图片来自:Yahoo

还有 LoveFone 公司,则是在电话亭里开了一个小型工作间,在外观不变的基础上对内部做了改造,挂上维修工具和工作台,就是一间手机维修小店了。

▲ 买电话亭不?图片来自:X2connect

目前在英国,这种将电话亭改造成工作空间的做法已经流行了几年。只要你愿意花大概 3000 英镑,就能在 ebay 或经销商手中,买到一个经过翻新的 K6 型红色电话亭。

而有的几乎快废弃的电话亭,还能申请「免费领养」的服务。

▲ 法国艺术家 Benoit Deseille 改造的电话亭水族馆。图片来自:designboom

可以说,这些措施都很好地拯救了一批快要淘汰的设备,但从总量来看,公用电话的减少基本是大势所趋。

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日常维护投入和回报的不对等,导致运营方的入不敷出。

▲ 图片来自:Phone Booth

尤其是对于很多尚未改造的老式电话亭来说,它们既没广告牌,也没充电服务,就纯粹只有一个电话机,只要无人使用,就不会产生任何收益。

▲ 没有电话的电话亭

可偏偏又有人连电话亭本身都不放过,拆螺丝,卸玻璃都是小事,有时候连整个电话机都拎走了,扯断电话线等情况也时有发生。

但电信公司的维护人力财力始终有限,很多时候,我们光是看到公用电话的「惨状」,就已经对「用它打电话」这件事本身产生了抗拒。

▲ 丹麦最后一个电话亭拆除后,人们设立的「墓碑」。图片来自:Reddit

在一些小国家境内,公用电话确实已经完全消失了。比如说比利时和丹麦,这两个国家分别在 2015 和 2018 年,拆除了境内最后一个公共电话机。

原因和当地的移动网络覆盖率有关,导致个别电话机的呼叫次数完全为 0。

▲ 挪威的公话亭

而挪威,也于 2016 年停止了公用电话服务,只留下了 100 个无法打电话的电话亭,并将它们纳入到文化遗产的保护范围内。

不过,小国家还能说因为面积小而迅速清理公用电话,换成是中国、美国这类国土面积较大的地区,全面淘汰电话亭并不实际,也只能想办法做改造和技术翻修。

▲ 100architects 在上海改造的「橙色电话亭」,加装了座椅、阅读灯、免费 WiFi、USB 插座等。图片来自:100architects

目前,添加 WiFi 服务、引入巨幅广告牌等都是比较主流的做法,你在机场、车站等地也应该能看到一部分电话亭加入了便民终端,可以提供天气、地图和景点等信息查询服务,有的还能拿来缴纳水电费。

▲ 5G 频率高,单个基站的信号覆盖面较小,因而可以借助电话亭来实现更大范围的覆盖。图片来自:CCTV

在上海,一部分市中心的电话亭则加装了 5G 小型基站,用于弥补 5G 信号覆盖的盲区,也算是因地制宜的应用。

▲ 一些公用电话装上了触屏来提供便民服务。图片来自:经济日报

这些功能的扩展,多少是为了弥补电话亭原有功能的缺失,但最终能让多少电话亭获得人们的关注,依旧是个未知数。

毕竟,很多功能在手机上也已经普及,想要让电话亭重获生机,显然不是改装成「WiFi 亭」、「信息亭」就能解决的。

本质问题也仍未解决,公用电话是否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觉得。

前段时间,一位日本网友在推特上晒出了一台公用电话,惊讶于它是 2020 年最新生产的型号,说明当地运营商仍然在对公用电话进行维护和迭代。

截至 2018 年,日本仍留有约 15 万台公用电话,数量十分可观,哪怕是日本的手机产业发展较早,但很多公共电话亭仍然保存得非常好。

不过,作为一个多灾多难的岛国,日本对于公用电话的重视,很大程度上也源于「防灾」的需求。

▲ 2011 年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当天,东京当地的公用电话排起了长队。图片来自:NAVER

在 2011 年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包括东京在内的移动通信网络便因为瞬间的密集通话,对基站造成了巨额负载,导致运营商只能采取通信管制措施。

一时间,很多人都无法用手机和外地取得联系。

▲ 日本公用电话是通过电话线来供应电力,只要电信公司不断电,电话机就能一直使用

相比之下,当地的公用电话服务却并未受到影响,且呼叫量也比地震发生前一天增加了 10 倍之多。

原因在于,日本的公用电话是直连电信大楼,并不受移动通信网络限制;而且在灾难发生后,日本还会将所有公用电话归为「救灾电话」,免费开放使用。

目前,日本政府仍要求在市区每 500-1000 米的区域内,确保有一台 24 小时可用的电话机,以作为应对灾害或特殊情况的存在。

而对比其它国家越来越少的公用电话,日本反而在这次地震后,重新意识到了公共电话的重要性。

其中,负责运营公用电话的 NTT 东日本公司还大量增加了「灾害用公用电话」数量,总量由 2011 年的 7300 多台增至 2018 年约 47000 台,大多放在会被当作灾后疏散点的学校、市政厅等地。

事实上,中国当年的 512 汶川地震发生后,当地也曾一度出现移动网络故障,而公用电话同样发挥出重要的作用,成为人们打电话报平安的重要途径。

在 2018 年,北京联通也曾披露,上半年北京地区公用电话通话仍然有 30 多万次,其中紧急电话(110/119/120/122)就占据了 6.5 万次,总通话时长达到 20 多万分钟。

而在澳大利亚,当地电信公司 Telstra 所运营的约 15000 个公用电话,在 2018 年共产生了 1300 万次通话,其中有 20 万个都是报警电话救助。在澳洲火灾期间,Telstra 同样采取了灾区免费打电话的措施。

说到底,我们之所以还保留电话亭,不仅是因为它的身份可以灵活改变,孵化出像书店、咖啡馆这类新的可能性。

更深远的意义是,作为一座城市、一个社区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哪怕只是为了应付「灾害」、「报警」等这些可能一辈子都用不到一次的场景,公用电话服务也仍然有存在的必要。

或许,电话亭所承载的复古情绪,只是我们自我感动的「为赋新词强说愁」而已,它依然是我们所熟悉的哪个场所,承担着「以备不时之需」的作用。

本文转载自爱范儿,原作者木斯WAI科技社遵循CC协议发布。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站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 - 非商业性使用 - 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您的支持将鼓励我们继续创作!

Who Am I STEM Club

博罗中学 WAI 科技社官方账号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