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科普

科学普及简称科普,又称大众科学或者普及科学,是指利用各种传媒以浅显的、通俗易懂的方式、让公众接受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知识、推广科学技术的应用、倡导科学方法、传播科学思想、弘扬科学精神的活动。科学普及是一种社会教育。

【电池是什么】和【电池容量容量】,你真得搞清楚了么?(转载)
科普

【电池是什么】和【电池容量容量】,你真得搞清楚了么?(转载)

我发现很多......很多......很多......很多人,就没搞明白"电池"是什么,"电池容量"又是什么。这基础常识不搞清晰,会在续航问题的分析判断时,思维错乱,一塌糊涂! 【电池】:就是装电的容器。手机电池就是把手机给的电存起来,在拔掉电源后,手机要多少给多少候,完全被动地给手机供电 所以,有两个重要的指标:1。,电池本身不会加速或减少手机耗电,是完全被动的所以手机发热异常,耗电大,都不是电池因素,要从手机入手排查当然手机电池电量 2,不存在电气尺寸的"电池烧手机"的可能性。电池的电就是手机给的,手机的电能把手机自己烧了,就是手机自己出问题了。电池不是发电机,电池电压永远低于充电时候手机的电压。除非电池起火爆炸了会"烧"手机。 的就是200毫安安安安可以用10小时所以只要电池容量(电池输出的容量)没问题,续航那么就问题状语从句:电池产品无关 的英文指"电池充满后,柯林斯外部输出的实际电量【电池产品 的容量。电池的效率只是充电的效率,

不务正业造生僻字的中国化学家,爽了理科生却为难了文科生?
转载

不务正业造生僻字的中国化学家,爽了理科生却为难了文科生?

本文转自SME情报员(公众号:SME科技故事)“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这应该是每一位理科生都背得滚瓜烂熟的化学口诀,而这些长着一副生僻字脸的化学元素,却让同样鼓捣文字的文科生望而生畏。 不过,还没上大学化学课真的没资格说难。如果你刚好选了相关专业,初期必定会在各种无机、有机的复杂英文名中崩溃。 那些毫无规律的字母常常让人怀念中文名称的简洁明了。可是最初随西学东渐的大潮进入中国的化学,凭其众多的元素,着实为难了当时想要普及化学的学者。于是化学家们转而做起了文人的工作——对化学元素进行翻译甚至创造出一批原来不存在的字。 造字自然不能乱造。如果说仓颉造字使得中华文明得以五千年来延续不断,那么19世纪后期的化学家们的造字,在中国对近代化学的吸收与发展上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近代化学始于1661年,直到19世纪后期才传入中国,而同时期的西方已形成了较完整的化学体系。西学东渐的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翻译,尤其是专有名词的翻译。当时主要采用两种方法:旧词新义和造字音译,其中造字音译是极具这个时代特色的。 周干庭与英格尔共同翻译《格雷氏解剖学》这一时期从西方传入的词汇共有615个,而通过造字法翻译的词便达到了63个。当然,这63个词绝大多数都出现在化学领域。不同于普通词汇,化学元素本身具有抽象性,并且学术性较高,于是对翻译的要求也高。在19世纪末期已发现的元素有数十种,仅仅依靠旧词新义已经很难应对,所以造字音译这种手段应运而生。 最早在中国进行造新字为译词尝试的是德国来华传教士罗存德。他认为在汉语中,表示“元素(element)”这一意义的字是“

魔幻!我在两篇1959年的论文里找到了用头发做酱油的教程
转载

魔幻!我在两篇1959年的论文里找到了用头发做酱油的教程

本文转自SME情报员(公众号:SME科技故事)以前,我们提到一些渊源流传经久不衰的民间技巧和发明,总会用“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限的”来赞美。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句话的味道也在慢慢发生改变,有时候我们会听到网上冲浪爱好者们用“劳动人民的智慧”来形容一些有梗的骚操作。 自动驾驶在玉米地里提前普及骚操作用来搞笑倒是无伤大雅,但如果骚到极致就免不了带来伤害。如果劳动人民的智慧反过来伤害人民,那这点走火入魔的智慧不要也罢。 大概在2004年前后,央视曝光了头发酱油的上下游企业,引起了社会的热烈讨论。不太了解情况的吃瓜党们不仅会有许多问号,可能还会有感叹号,头发怎么可能做出酱油来?! 这是我们印象中的酱油生产工艺酱油同样也是劳动人民的智慧,我们摸索出了一条用微生物发酵的方法将大豆和谷物中的蛋白质分解为游离氨基酸,而这些氨基酸具有鲜味。而头发和大豆、谷物的共同特点就是蛋白质含量高。 事情要从源头说起。相信大家都知道一头漂亮的长发是很值钱的,不论它还在不在头上,有些影视剧或者小说里也会给落魄的女主角安排一个卖头发的情节。 被卖掉的完整头发一般都会被制作成假发,出口到全民都爱黑长直和大波浪的非洲,利润颇高。而那些落满一地,混杂着灰尘杂物的碎头发一样有利可图。 化工厂家从城乡结合部的小理发店里以几块钱一斤甚至几毛钱一斤的价格回收大量未经处理的短碎头发。这些头发就是理发店员工每天下班后辛辛苦苦打扫的成果。 进到工厂或者小作坊里,这些曾经与地面、鞋底多次亲密接触的头发里还混合着一些垃圾,里面可能还有棉签、小药瓶、等等生活垃圾。 简单挑拣出显眼的垃圾,头发就被倒进反应釜中,经过一系列化工手段处理,毛发中的蛋白质被水解成游离的氨基酸,制成所谓的“

如何把自己的尸体变成闪闪发亮的宝石?居然真的可行!
科普

如何把自己的尸体变成闪闪发亮的宝石?居然真的可行!

原创: 曲直 博物学家老普林尼曾说过:在一块欧泊石上,你可以看到红宝石般的火焰、紫水晶般的色斑、祖母绿般的绿海,五彩缤纷、浑然一体、美不胜收。如果能让恐怖的骨头变成灵动的欧泊,那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在“让自己的尸骸变成欧泊”这件事上,不少动植物已经做出了成功的榜样。 把尸体变欧泊,一共分几步? 01 埋葬于澳大利亚闪电岭 欧泊,作为一种美丽的宝石,不是在哪都能形成的。所以建议你现在找一个有足够好的地质条件、可以孕育欧泊的地方,把自己埋葬在那。 如果找不到这样的地方,没关系,还有另一个办法:穿越回6600万年前的澳大利亚闪电岭(Lightning Ridge)。目前所有的欧泊化化石,仅在这附近有产出,其中包括蜗牛、贝壳、动物的牙齿、骨骼,甚至还有植物的果实。 闪电岭是位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北部的内陆小镇。“闪电岭”这个名字起源于19世纪70年代,据说得名于一个不幸的事件:一个农民和他200只羊在此地,突然被闪电击中。而在距今一亿年前的白垩纪,闪电岭所处的位置是浅海区,恐龙和其他古生物在此繁衍生息。02 有变成化石的条件

数学好≠编程强,英语学的好的人可能更会写代码
转载

数学好≠编程强,英语学的好的人可能更会写代码

大数据文摘出品 来源:massivesci 编译:Luna 编程学习往往会跟数学很强、理科生、男生这些词联系起来,但是,数学好就真的编程强吗? 华盛顿大学研究人员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语言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可以最好地预测人们学习流行的编程语言Python的速度。他们使用行为测试和大脑活动程度测量,来了解它们与参与者学习编程的速度和熟练度之间的关系,这项研究发表在了《科学报告》上。 学习Python的程度与认知能力呈正相关 当你当学习另一种语言时,您可能会想到法语,西班牙语或中文。但是如果是编程语言,Python或Java呢?这两者的学习过程,可能比你想象的要更相似。 在这项研究中,招募了42名参与者,通过Codeacademy尝试当下流行的在线编码课程。参与者被要求完成“学习Python”系列,此系列包括十个课程,每个45分钟。从完成研究的36名参与者中,他们能够确定学生的学习速度以及对课程的掌握程度。 在进行在线课程之前,参与者进行了一系列测试,旨在测试数学技能,工作记忆,问题解决能力和第二语言学习能力。在他们的在线编程课程中,研究人员能够跟踪他们学习的速度以及在在线软件内置的测验中的表现。他们还在研究结束时完成了测验和编码任务,以了解他们的整体编码知识。 那记忆力,解决问题的能力以及对数字或语言的敏锐度对他们学习编码的速度有多大影响? 研究人员通过比较Python课程前一系列的天赋测试结果,和Python的学习进度以及结果,来确定天赋的不同会对参与者的学习表现造成多少差异:记忆力,

被命运扼住的后颈肉,为什么提起猫咪它会立马变乖?
转载

被命运扼住的后颈肉,为什么提起猫咪它会立马变乖?

本文转自SME情报员(公众号:SME科技故事)喵星人还从未服过谁,跟人类生活了几千年仍是“半驯化”的状态。于是,给它们洗澡、喂药、打针、剪指甲等,就成了一项艰巨的任务。一不小心,宠物主人就落了个满身伤痕。 如何让猫咪变得乖巧?这是每个铲屎官都想破了头的难题。 像这样其实,想要猫咪变乖还真的有诀窍——请立马扼住它“命运的后颈肉”。 相信很多人早有觉察,喵咪们的死穴,就在其脖子后方。只要用手捏住它们后脖的皮肉,它们就会瞬间乖巧,变得任人摆布。 不信?你可以看一下别人是怎么操作的。 不好意思,上错图了。 其实也不一定要用手捏,用别的工具例如活页夹照样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一开始,猫咪是一点都不愿意配合,刚被送上“实验台”就想开溜。 但工作人员只用一个活页夹,就能把它治得服服帖帖的。 当后颈肉被夹住,这只白猫就像被点了穴一样僵住,一动不动。 接着,它还被工作人员直接放倒在台子上。但它的姿势却依然保持着蜷缩的状态,看起来十分乖巧。 只是当活页夹一松开,它便立即回过魂来,麻溜地逃走了。

纳米技术未来的发展
转载

纳米技术未来的发展

纳米是一个非常小的长度单位,纳米技术当然就是跟这个非常非常小的尺度和微观世界打交道的这么一种科学技术。它所涉及的最小的尺寸,严格地讲就是单元的尺寸,一般是在1~100个纳米这么一个数量级。纳米科技基本上是对待这么一个数量级的,这么一个微观世界的一种科学技术。我想引用一下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的一个讲话当中的三句话,来介绍纳米技术未来的前景。第一,他说通过在原子分子水平上操纵、操控物质,去制造出强度是钢的十倍、重量只有钢的一个零头这样的材料(即纳米制造技术)。第二,利用纳米技术,你可以把美国国会图书馆的资料放在一个方糖大小的一个小盒子内。如果变成中国版的话,就相当于把一部红楼梦放在一个针头大小的小区域内。他提到的第三句话是什么东西呢?他说癌症诊断,一般都是肿瘤很大了才能知道。如果是在三四个细胞癌变的时候,你就能发现,自然是非常有利于治疗。这些实际上就是典型的纳米技术,将来利用纳米技术有可能做到这一点。 纳米技术将来发展的几个阶段: 1、准确地控制原子数量在100个以下的纳米结构物质。这需要使用计算机设计/制造技术和现有工厂的设备和超精密电子装置。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斯莫利教授认为,纳米碳管将是未来最佳纤维的首选材料,也将被广泛用于超微导线、超微开关以及纳米级电子线路等。我们纳米港公司也密切关注碳纳米管在半导体,纤维及橡塑方面的应用。 2、生产纳米结构物质。在这个阶段,纳米结构物质和纳米复合材料的制造将达到实用化水平。其中包括从有机碳酸钙中制取的有机纳米材料,其强度将达到无机单晶材料的3000倍。 3、大量制造复杂的纳米结构物质将成为可能。这要求有高级的计算机设计/制造系统、

Violet为什么错译成紫罗兰?这是一个关于前任的故事
转载

Violet为什么错译成紫罗兰?这是一个关于前任的故事

原创:版纳花轮君 看过《紫罗兰永恒花园》的童鞋可能还记得,动画片中出现了一种名为“紫罗兰”的野花,不过画面中看到的紫色小花明显不是如今被广泛认可的十字花科的紫罗兰(Matthiola incana)。 其实在这部动画中,不论是片名中的“紫罗兰”,还是女主角的名字,原文都是“ヴァイオレット”,正是日语对英文单词“violet”的音译。而在英语中,violet既可泛指堇菜属所有种类,也可特指花园中常见的香堇菜(Viola odorata),常用sweet violet或English violet表示该种,以示区分。 所以应该叫《香堇菜永恒花园》啦。 自带香水特质 香堇菜为堇菜科堇菜属的多年生草本植物,原产欧洲、北非至中亚地区。论长相,香堇菜与同属姐妹相比并无过人之处,但偏偏它的花有着俘获人心的芳香,因此受到各国人民的喜爱,逐渐被引入花园中栽培观赏,并且随人类活动引种至澳大利亚、北美、东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 就像一只只紫色的蝴蝶。 香堇菜的香味非常独特,只有其他少数花有类似的气味。香堇菜的香甜气息被认为是植物王国中最优雅的花香之一。人类也没有浪费它的天赋,除了直接食用,

凤凰花开的色号,到底是哪种红?
转载

凤凰花开的色号,到底是哪种红?

原创: 版纳花轮君  物种日历  6月2日 每年的五至七月间,当你漫步在南方热带地区的城市街头,一定会被那花开如火、翠冠如盖的凤凰木深深吸引。在它生长之处,满树红花开放得如火如荼,蔚为壮观。如果在网上发起“世界最美开花树”的投票,凤凰木一定会排在TOP3的位置上(别问我怎么知道,因为我真的发起过)。 绚丽多姿,花如其名 凤凰木(Delonix regia),别名红花楹或凤凰花,为豆科凤凰木属落叶乔木。常用英文名是“flame tree(火焰树)”,但这个名字容易跟其它开红花的植物混淆,比如锦葵科的澳洲火焰树(Brachychiton acerifolius),也被叫作“flame tree”。 凤凰木更不容易混淆的英文名有“flamboyant”和“royal poinciana(高贵金凤花)”。它得到“royal poinciana”这个名字,是因为这个物种最初发表时,是放在金凤花属(Poinciana)中的——属名来源于一位法国总督(